一只想要逆袭学霸的胖兔子

不是我非是这家店根本没有小黑子啦!

全员娱乐圈设定,黑子的出道作品是《黑子的篮球》,彼时黄濑已经是圈内有名的大明星了。

(1)
黄濑凉太有一段黑历史,这件事情全黑篮剧组都知道。

那还是发生在刚加入黑篮剧组的时候,黑篮剧组的各位如往常一样进行着自主练习。黑子如往常一样地防人防不住,运球就掉球,无人盯防的投篮也一如既往的三不沾。黄濑凉太在迈入球馆时,看到的就是黑子刚刚在无人盯防的情况下投了一个三不沾的二分球。

本来是听赤司说这个剧组都是一群打球牛逼得不行的人才答应接这个剧本的黄濑凉太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等等等!小小赤司这和说好的不一样啊!你之前不让我看剧本告诉我说只要像大学联赛那样正常发挥就能演好这部剧是因为你怕我看了剧本发现主角其实是个弱鸡所以直接不接了吧!黄濑凉太在心里不忿。(某西:所以你怎么知道主角是蓝毛的,你还是偷看了剧本吧 某黄:上次小赤司来找我谈档期的时候我看到了他拿着的漫画封面…)

黄濑试图安慰自己刚才的黑子可能是失误或许更擅长上篮也说不定,然后我们的黑子同学又一次运球的时候华丽丽地掉了球让黄濑大开眼界。黄濑顿时觉得自己一个大明星还是当年的东大篮球队王牌要给这样的一个弱鸡新人配戏实在掉价,在赤司让大家集合准备像剧组介绍新加入的黄濑时,黄濑突然冒出一句:“我不演了。”赤司的红瞳一暗:“为什么?”“他太弱了,不明白为什么我要给这种人配戏。”黄濑冷漠地指向黑子的位置。而语出惊人的黄濑也当场就让除了赤司以外的整个黑篮剧组只想上去给他一拳:wtf?大牌了不起啊!

其实说起黑篮剧组,除了客串角色的赤司导演和黄濑凉太,其他人基本都是圈子里的新人。而赤司也是因为偶然的一次行业聚会遇到了黑子,那个水蓝色头发存在感稀薄的孩子。他淡蓝色的瞳孔清澈如水,但却让人看不透那双眼睛里的情绪。

赤司第一次见到这种类型的孩子,却猛然把眼前这个孩子和他的助理小姑娘一直在看的一部科幻篮球漫的主角重合了。“还真是个有趣的类型,或许那部漫画可以拍成不错的新剧。”赤司这样想着走向黑子说明来意并互换了名片。

新剧后来如期开拍,这次找到的新人也基本都是日本大学篮球联赛里的种子选手,好巧不巧这帮角色的名字和演员竟然都是同名。这也就是赤司为什么会找黄濑凉太参演这个剧本的原因了:黄濑大学期间和赤司同是东大篮球队的王牌,而东大的篮球队是日本的第一;漫画中有个黄毛叫黄濑凉太。

赤司对黄濑只认可强者的心理一直很清楚,不理会黄濑的异议和其他演员的愤怒,笑着对黄濑说: “别急着下定论,黄濑。下午要拍帝光的练习赛,你和黑子上场。等拍完这场你还要退出,那请便。”作为大学时期东大篮球队的队长,赤司笑着说明一件事的时候就意味着那是命令,不能反抗。黄濑深知这一点,不想惹怒赤司的他下午乖乖地去拍了这场练习赛。

而真正开拍时,黑子神出鬼没变幻莫测的传球确实让黄濑大为吃惊,依靠黑子的传球和黄濑的技术,这场练习赛可以说是轻松拿下大分差胜利。

结束的哨声响起时,黄濑立马像变了个人一样跑去和黑子击掌,并且毫不介意自己之前的轻蔑言论,勾着黑子的脖子笑得一脸灿烂:“小黑子你的那个传球是什么魔术吗?超级厉害啊!”黑子面无表情地看向黄濑:“你刚才可不是这么说的,还有那个‘小黑子’的称呼是怎么回事,感觉好恶心。”“之前是我的错,大言不惭我道歉,对不起了小黑子。至于‘小黑子’这个称呼嘛,我对认可的人的称呼都会在前面加上一个‘小’字~”黄濑依然是笑得一脸欠揍。黑子抬头看黄濑漂亮的五官和比起在荧屏中单纯很多的笑容,顿时也没了脾气:“那随你吧。”

这是黄濑凉太众所周知的黑历史,也是黄濑凉太最不想被提起的黑历史。尤其是后来和黑子关系越来越亲密却发现其实自己和黑子的对手戏少得可怜的时候,黄濑都恨不得穿越回自己刚进入剧组的那个下午把自己的嘴给缝上。如果可以的话。

黄濑凉太自那次练习赛的拍摄被啪啪啪打脸后,黑篮剧组的大家都觉得黑子身边多了一只名为某种大型犬的生物。高冷大明星黄濑凉太频繁卖蠢竟是因为他?如果出现了这样的头条新闻,只怕黄濑凉太多少粉丝的少女心要碎得渣都不剩。

“小黑子,今天拍摄完我送你回去啊!” “小黑子,你要多吃点肉不然会长不高的~”“小黑子,今天因为给自己加台词又被小赤司训了,你快来安慰我啦~~”“小黑子,m记的香草奶昔第二杯半价我们拍摄完一起去喝啊~”“小黑子。。。。。”

黑子觉得自己自从进入黑篮剧组之后的几个月的存在感比自己前二十一年的总体值都高很大程度上都得归功于眼前这个每天不厌其烦给自己加戏一有空就凑到自己身边的黄毛,(你想想有个人无时无刻不在注意你,存在感怎么会低)当然黑子不讨厌这种感觉就是了。

黄濑凉太起初只是被黑子的技能震撼到,出于尊重强者的心态和他进行接触,直到某一天黑篮剧组坐在一起看新一集的剧情时,黄濑凉太发现他的视线里,除了黑子哲也,其他人都可有可无了。黄濑这才意识到,自己在黑子身上的关注,已经超出了朋友该有的程度。 他摸起来手感很好的淡蓝色头发,他仿佛永远看不透的清澈眸子,他喝奶昔时的乖巧模样,他每次拍摄完喘着气不顾疲累都要对剧组工作人员说“辛苦了!”的习惯,他第一次传球给自己时球落在手心里的热度。。。他的笑,他的哭,他的无奈,他的坚定。。。所有在剧组一起相处的时光在黄濑的脑海里只汇聚成了一个名字——黑子哲也。

糟糕,我喜欢上小黑子了。

黄濑凉太喜欢黑子哲也,并把这件事当作自己的秘密写进日记。

黄濑利用自己擅长的社交网络,成立了黑子哲也粉丝协会,还凭借自己的工作优势和丰富经验(追星)成为了协会会长。黄濑像一个忠实的脑残粉一样,黑子的相关周边,买买买;黑篮官方要举办声优见面会了,bd肯定要论箱往家搬;黄黑出角色歌了,用不同的小号安利新曲并在各大论坛刷“黄黑一生推”;日常催更黄黑edc,圈内有名的黄黑太太,而且高产似那啥。。。。

背着自制的黑子哲也痛包去参加线下的粉丝见面活动,被一群女粉围攻吓得招呼没打就逃之夭夭,还被协会会员挂到推特吐槽黑子竟然有男粉。于是黑子哲也粉丝协会的会员仍未知道那天所见的黄毛男粉就是他们奉为神一样的会长大人。

黄濑凉太喜欢黑子哲也,今天依然自信满满地认为这件事只有他自己知道。

今天是黄濑凉太的生日。早上起来打了十把刀剑,黄濑的7-1今天依然没有实装物吉。然后打开月歌就是一发10连,连郁君的一根毛都看不到。没错,黄濑凉太是个非洲人,所有游戏都是本命诅咒。“我就是想听小黑子的声音啊啊啊!”黄濑抓狂。

今天是黑篮限定cafe的最后一天,想着自己有生日玄学加成,或许能抽到小黑子的杯垫也说不定。黄濑决定在黑篮cafe的最后一天把他的小黑子(杯垫)带回家。

然而血统这东西是天生的,黄濑凉太看着自己一桌子的红绿紫青黄只想打人。没错,1/7的概率都抽不到黑子,这大概就是真的非洲人吧。

黄濑很不开心,连生日都不给我小黑子简直太过分了。黄濑这样想着顺手在便签条写下:“才不是我非是这家店根本没有小黑子!”旁边附上自己的q版头像表明立场。

今天的黄濑凉太依然没有得到他的小黑子,真是悲哉悲哉。


(2)
黑子哲也喜欢黄濑凉太,从很久很久以前,这件事只有黑子自己知道。

最初的喜欢也只不过是因为黄濑出演了自己最喜欢的小说中最喜欢的角色,而且对于小说真人剧一向要求苛刻的黑子对于黄濑的演绎竟然挑不出任何槽点,堪称完美。黑子从此开始关注黄濑,作为粉丝的那种关注。

当时还只是半只脚踏入演员这个行业的黄濑,凭借着生动的演技一点点地征服着一票的观众和导演。

黑子很开心,看到黄濑获得最佳男配角的那一刻。黑子觉得自己没喜欢错人。

黑子哲也,从高二时,就是黄濑凉太的忠实粉丝。

大一的时候,因为竹马的邀请去东大看日本大学生篮球联赛的决赛,意外之喜大概就是发现自家的爱豆不仅是前辈还喜欢篮球吧。

黄濑君打篮球的时候,是一个真正的少年。黑子一直都记得那个下午在看台看到黄濑每次进球时发自内心的笑容,那不是屏幕上的那个偶像黄濑能做出的表情。那样的灿烂明媚不含杂质的笑容,让人移不开眼。黑子觉得自己那颗尘封已久的少男心就在那个下午被自家爱豆单纯不做作的笑脸戳中了。

而最后因为腿伤被迫下场的黄濑不甘的表情,黑子是第一次见到。

所谓的天之骄子,那些一直站在聚光灯下的人,他们背后的心酸和努力,我们都看不到。

那一天,黑子对黄濑产生了巨大的改观。如果未来有一天能站到黄濑君的身边就好了。毕竟,那可是像太阳一样的存在啊。

文学专业的黑子毕业后会选择进入娱乐圈也是为了离黄濑更近一步。本来是打算努力学习经纪人的经验有朝一日跳槽到黄濑的事务所工作的黑子,却因为一次行业聚会被名为赤司征十郎的男人改变了人生轨道,比计划提前了好几年遇到了自己从高二就开始喜欢的那个人。

幸福来得猝不及防,黑子觉得自己上辈子一定是坠入人间的天使。

在剧组对于黄濑的亲近举动和喜欢粘着自己的属性黑子总是表面上顶着一张面瘫脸各种欺负黄濑,但回到家就会把黄濑给自己买的香草奶昔空杯都收集起来。黄濑的周边写真集cd这些都被黑子放到了一个专门上锁的房间。从大学就一直在写小说的黑子更是给黄黑同人界贡献了大量的优质食粮,在p站一直被粉丝亲切地称呼为“奶昔太太”。

黑子哲也喜欢黄濑凉太,至今黑子仍然以为这是独属于自己的秘密。

今天是黄濑君的生日,生贺文已经写完发出去了,手书也已经上传,除了买礼物应该一切竣工了。想到今天是黑篮cafe的最后一天,黑子决定去那里带回第10张黄濑杯垫。

点完饮料准备找座位的黑子赫然看到无精打采的黄濑趴在桌子上,桌面上是10多杯喝过的饮料和写着“请给我小黑子,这些全部换小黑子”的醒目字条。

今天的黄濑君也是可爱的想让人欺负呢。黑子走近黄濑的身后,拿起海常高校神奇的苏打水饮料贴到黄濑的侧脸,恶作剧一样地在黄濑的耳边轻声说到:“黄濑君,我在哦。”

“啊!”黄濑扭头看到笑得犹如小恶魔一般的黑子顿时红了脸。

“黄濑君,我抽到的是黑子。我看你好像很想要我?”黑子歪着头对黄濑卖萌。

该死,小黑子这句话太容易让人联想到奇怪的地方去了。不对,该死的小黑子怎么这么可爱。如果现在再不说点什么感觉自己真不是个男人。

“小小。。。。小黑子,我喜欢你!可以和我交往吗?”

黄濑迅速说完这句话,又迅速低下了头“希望你不要觉得这样的我很恶心。。。就算被拒绝希望还能做回朋。。。”

“可以呦。”

“哎哎哎?什么?小黑子你再说一遍!”黄濑像是听到了什么惊天秘闻一样猛地抬起头,金色的眸子认真地看着黑子。

黄濑君的反应,果然很可爱。黑子趁黄濑不注意再次靠近黄濑,踮起脚尖轻轻在黄濑的唇上印下一吻,坏心眼地在黄濑的耳边轻声说:“我说,可以和黄濑君交往哦。”

幸福来得猝不及防,黄濑觉得自己非洲人一世为的就是这么一时啊。

今天的黄濑凉太和黑子哲也,第一次尝到了现充的喜悦。




(3)
关于后续的小剧场:

黄濑凉太和黑子哲也正式交往了。两个人旁若无人地手牵手出现在黑篮片场,本以为会引起一场腥风血雨的来自单身狗的审判。但黑篮剧组都表示见怪不怪。

“所以为什么你们都是一副早就知道我和小黑子交往了的表情啊?”这是某只大型生物的不解。

“啊?你说你那么烦人哲纵容了你这么久你以为是因为啥?毕竟哲以前可一点不喜欢肢体接触。”青峰翻着小麻衣,感觉黄濑的问题宛如白痴。

“你看黑子的眼神怎么都有问题,只是和水瓶座不和懒得提醒他的说。”来自绿间同学教科书一般的傲娇(你想凑成他俩就直说呗)

“黑仔都不吃我吃剩的零食,但他都没嫌弃过你偷喝了几口的香草奶昔。”紫原慢吞吞地掏出最后一根美味棒放进 嘴里(只是因为香草奶昔才不会嫌弃吧)

“黄濑你每天绕远路送黑子回家白痴都知道你的意图好吗!”来自比白痴要聪明得多的火神童鞋。

“不过黄濑你和黑子的真实身份如果在你们各自的粉丝协会和整个黄黑同人圈公布的话,一定会是很赚钱的新闻啊。”赤司聚聚这个想法太危险了我支持!

“不要啊小赤司!”

嘛,至此,黄濑和黑子过上了和谐的性福生活。真是可喜可贺,可喜可贺。(殴)



【空雪】所以都是谷子吃少了的错!

其实是对上一集官方喂shi的发泄,第一次写文,那雪小天使崩坏,空雪已交往设定,慎入。


那雪透很不高兴。

看着最新一集的剧本,那雪透突然就有一种撕了剧本转行进新东方修炼厨艺的冲动。毕竟隔壁剧组的厨师既潇洒还开着大把的后宫。

不知道是天意还是巧合。

那雪想起他上个剧本接的是一个单恋(划掉)单向憧憬自己的老师却被老师狠心丢下逃离自己所在的组织,跑到对面敌对组织还收了新徒弟每天当着自己的面夸奖自己的新徒弟的故事,而且,好像自己是剧中唯一被官方恶意崩坏的存在;

上上个剧本是自己作为吸血鬼,和以为自己早就死了的青梅竹马的相爱相杀(划掉)苦逼虐恋故事,而现在看来青梅竹马明显更在意人家现在的顶头上司;

再往上一个剧本是自己由于身世原因禁锢在复仇的枷锁中,丢了喜欢的妹子,扔了曾经一起冒险的伙伴,最终彻底堕化,促成基友和妹子的一段姻缘。。。。

至于那个什么火星公主的剧本,那雪觉得人生至悲,不提也罢。

所以那雪透以为避开这些苦大仇深的剧情本,抛开那些宏大深沉的世界观设定本,一定能找到去向诗和远方的康庄大道。

在面对送来的众多剧本中,那雪透非常慎重地选择了这部一看就是励志轻松偶像剧的校园偶像剧本。第一季的演出也是非常成功,收视率和圆盘都达到了理想的数字,官方趁热打铁又出了第二季。

那雪透以为按照第一季的尿性,大概唱唱歌尬尬舞,再配合观众口味在荧屏上搞搞基自己就可以轻松加愉快地退场领工资了。所以对于第二季一开始的拆组和自己剧情的大幅度减少,那雪透表示并不在意。毕竟出场角色增加了这么多,星谷君在剧中的设定是要雨露均沾嘛。那雪透如是想。

直到上周最新一集的剧本送到手中。从一开始的毫无根据的白学剧情到星谷君在剧本里全然变成了一个粗神经的“渣男”即视感不要太强,再到卯川君帮自己解开心结后剧本中自己宛如智障一样送给了星谷君满满的分手礼物既视感的“宝物”,自己还说了一段非常羞耻的未来约定一般的台词。

其实对于剧本最后的关于自己的落选处理,那雪是没有异议的。因为那雪觉得最后笑着祝福卯川君的自己非常帅气,大概就是成长了吧。那雪如是想。但那雪依然想对前面所有的智障剧情说一句:“mdzz。”

本以为校园日常偶像剧终于可以让自己摆脱苦逼的命运,没想到这部剧里唯二的虐点却成了柊学长和自己。

真不知道是天意还是巧合。


那雪透很不高兴。

散发着低气压的那雪整个人都透着一种非食物勿近的气息。那雪把自己关在厨房里不出来。星谷看着这样的那雪,有一种世界末日来临的巨大危机感。(关乎着明天的早中晚饭,能不巨大吗!)

星谷觉得不做点什么那雪又会进入到暗黑烧麦模式,考虑到自己和整个team凤日后的身体和味蕾的健康,星谷以最快速度召集月皇和天花寺在月皇的寝室开了一个名为“拯救那雪心情大计划“的重要会议。

虽然月皇和天花寺都认为那雪这次的心情不好一半就是眼前这个粗神经leader的锅,啊呸,全是剧本的锅。虽然星谷平时也比较粗神经,但他表示过这智障剧本他可写不出来。(其实你只是不会写剧本吧)

“这种时候果然只能联系空闲了吧,毕竟从上一季开始他就和那雪走得很近。”天花寺一针见血给出了解决方案。

“对啊,而且这个智障剧本里,只安排了空闲安慰那雪的戏份,怎么想也是空闲找到编剧和导演要求加戏了吧。”月皇对自己的室友什么脾性可谓是非常了解。

“哎哎哎?都说空闲耿直boy,明明是个心机boy。”星谷一脸的来自单身狗的怨念。

“所以星谷你这个情商到底怎么刷到扬羽的好感度的?”


厨房里,心情不好的那雪还在和厚蛋烧做着抗争。突然手机响起,看到是空闲的来电,那雪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按下了接听键。

“透,我知道你肯定没吃晚饭,打工回来的路上买了你最喜欢的那家甜品店的蛋糕,你稍等一下,我马上到你寝室。”

“空闲君,不用麻。。。”

嘟嘟嘟,

这个人还真是完完全全的行动派,只要能让那雪有那么一点可能开心起来的事情,空闲都会行动先于顾虑。就像剧本要求加戏一样,给那雪买夜宵也是想到就做了。

“透,我回来了。”

看着明显是跑过来的空闲,那雪突然觉得自己对于剧本的事情有些太过在意了。自己明明一直就被这么好的人关心着爱着,自己明明很幸运。

“透,你在想什么啊?“看着有些呆滞的那雪,空闲晃了晃手。

“没事,只是想能遇到空闲君真是太好了。”还沉浸在自己的想法中的那雪完全没注意到自己说出了多么有杀伤力的话。

空闲被那雪如此直白的告白惊了一下,随即露出浅浅的笑容,看着那雪的侧脸满是宠溺,“透,你就是因为这样太温柔了才总被安排一直为他人着想的温柔但辛苦的角色吧。”

“诶…明明…,温柔的,是空闲君你啊。”

无论是注意到我的口味,明白我的心情,了解我的生活习惯…明明温柔的,都是空闲君你啊。

那雪这样想着忍不住抬起头来想好好地看一看这个温柔少年的五官。

平静的侧颜菱角分明,深邃的眼眸让人觉得会迷失在那片紫色之中。虽然还是稚气未脱的年少青涩面孔,但能看出以后绝对会长成受人瞩目的优秀男人吧。不,现在的空闲就已经被打工的地方的女孩子递过很多情书了呢。果然,要好好努力早日和空闲君比肩才行。

空闲看着又在发呆的那雪,轻轻笑了一下,揉了揉那雪的小脑袋:“大概知道你又在想什么,不过记得你就是你,你只要为自己努力就好,就和这次剧本中成长了之后的你一样。那样的你很耀眼,我很喜欢。”

耿直boy打起直球来,那雪根本招架不住,瞬间红透了脸。

“等。。。等等,空闲君这么说太。。。唔  ”

唇上柔软的触感让那雪心跳加速,而空闲也只是蜻蜓点水的一吻就离开了那雪。

“正餐等会再说,先吃蛋糕吧。”

那雪感觉自己整个身体的温度都在升高。

明明开着空调的,怎么还是觉得好热。那雪紧紧地攥着衣角脸红到了耳根,不动蛋糕也不抬头。

“今晚的月色真美呢。”注意到那雪可爱的反应,空闲坏心眼地吟出夏目的句子。

那雪肯定懂,毕竟不是谁都是星谷那个笨蛋。

“是,是啊。”


此时在门外偷听的红蓝两人和笨蛋leader只感觉冰冷的狗粮无情地撒在脸上。空闲同学,你的撩妹(划掉)撩汉技能已经超越你的竹马了你造吗!!

虎石:谁在叫我?



写在最后:

关于新一集剧本官方恶意的原因,空闲想起自己看直播时刷过的一条弹幕:“那雪待遇这么差果然是我谷子吃少了。”


周末再增加一份打工吧,空闲看着新出的那雪谷子如是想。


所以说,这一季两个小可爱终于要开始组cp了吗(((o(*゚▽゚*)o)))

这边五一i do漫展和囧神漫展我们公司这边准备租摊位免费帮帝都的太太卖本子!还有别的原创物件也可以,有兴趣的太太请联系我~(我的腊鸡渣手绘并勾搭不到太太)

女孩子真可爱呀(((o(*゚▽゚*)o)))